❖ 太上說玄天大聖真武本傳神咒妙經

太上說玄天大聖真武本傳神咒妙經

《正統道藏》洞神部譜錄類

 

仰啟玄天大聖者,北方壬癸至靈神。金闕真尊應化身,無上將軍號真武。

威容赫奕太陰君,列宿虛危分秀?。雙睛掣電伏旱魔,萬騎如雲威九地。

紫袍金帶按神鋒,蒼龜巨蛇捧聖足。六丁六甲左右隨,八煞將軍前後衛。

消災降福不思議,皈命一心今奉禮。

 

爾時,紫微大帝於龍漢元年中元之日,在太清境上北極宮中,向紫微之殿前列諸天之上聖、

南北二斗、東西兩曹,洎五方之五星,及六宮之六曜,二十八宿、十二宮神、飛天神王、無極仙

眾,咸親帝座、肅拱宸威。

時有,玉童傳大帝之敕:北方大將玄武將軍,宜察玉皇聖命勁令,每月三度,統領神兵,躬

往諸天,遍為巡察。凡遇邪氣,及有妖星逆次流纏,速須剪戮。又遇三元八節、甲子庚申,一月

一辰,降於下界。錄善罰惡,輔正除邪。濟拔天人,松妖攝毒。以副上意,切切為之。

時有,真人,名曰妙行,特離班次,煉伏帝前曰:臣宿有因緣,得聞妙理。北方大將玄武將

軍,巡察天人,錄善罰惡。不知此將,應化何因?有何神通?鬼神降伏。願惟大造,少悟小聰。

是時,大帝隱几而言:妙哉真人,能為凡間。然其玄武應化之因,渺邈難窮,希夷莫究。蓋

乃玄元聖祖,護度天人,應化之身,神明之妙。蓋無形之為道,非有象之可言。變化億千,虛無

難測。且玄元聖祖,八十一次顯為老君,八十二次變為玄武。故知玄武者,老君變化之身,武曲

顯靈之驗。本虛危之二宿,交水火之兩精。或掛甲而衣袍,或穿靴而跣足。常披紺髮,每仗神鋒

,聲震九天,威分四部。擁之者早森玄霧,躡之者蒼龜巨蛇。神兵神將,從之者皆五千萬眾。玉

童玉女,侍之者各二十四行。授北帝之靈符,佩乾元之寶印。驅之有雷公電母,御之有風伯雨師

。衛前後則八煞將軍,隨左右則六甲神將。天罡太一,率於驅使之前。社令城隍,悉處指揮之下

。有妖皆剪,無善不扶。朝金闕而赴崑崙,開天門而閉地戶。杳冥恍惚,審察窮通。居其壬癸之

方,助有甲庚之將。或乘玄駿,或跨蒼虹。目閃電光,眉橫雲陣。身長千丈,頂戴三台。其動也

,山水蒙。其靜也,地天泰。以玆顯化,故乃神通。

是時,真人再拜稽首曰:臣之慶幸,荷此綸辭。然其玄武之將軍,乃玄元之應化。其始之邊

,其事云何。願賜詳言,以開蒙鄙。

於是,紫微大帝敷以玄言,釋彼所因,解無上事。昔大羅境上無慾天宮,淨樂國王善勝皇后

,夢而吞日,覺乃懷孕。其毋氣不納邪,日常行道,既經一十四月,乃及四百餘辰。於開皇元年

甲辰之歲三月三日午時,降誕於王宮,相貌殊倫。後既長成,遂捨家辭父母,入武當山修道。四

十二年,功成果滿,白日升天。玉皇有詔,封為太玄,鎮於北方。顯跡之因,自此始也。

真人稽首再拜,白紫微大帝曰:玉皇詔封,必有妙旨。敢問大略,以開小聰。 爾時,告於妙

行曰:天書祕密,何以談揚。恐泄天機,深為不便。大梵隱語,奚使眾聞。妙行真人拜首稽首,

復奏言曰:臣雖緣薄,聖必恩寬,特垂大便。苟輕泄慢,當墮惡途。萬劫千生,受為下鬼。

是時,紫微大帝,念此真人,著意勤拳,再三請問,遂宣帝劫,以示眾真。夫此祕言,金書

篆字,大方一丈,號曰天符。見之者永處天仙,聆之者不歷地獄。其詔文曰:

金闕昊天三省門下,牒奉劫學仙聖童、淨樂國子,惟卿玄元之化,天一之尊,不言而教。

莫知其神渺渺,劫仞綿綿。若存虛心實腹,和光同塵。鑿開造化,朴散胚渾。六百萬歲,八十

二身。曲全枉直,窪盈弊新。生陰育陽,起死成人。其功不恃,其德乃真。今宜再顯,永鎮北

方。上罰逆象,下滅妖氛。掌握圖籙,攝制魔蹤。帝真靈會,驅神駕龍。甲庚之將,贊衛爾勳

。周環六合,普福兆民。道參天地,萬神所推。可特拜太玄元帥,領元和遷校府公事。冊到奉

行。

紫微乃言,告真人曰:此文者,玉皇祕?,天帝徽宣。不可輕傳,恐遭降責。

真人稽首,又白帝言:臣聞玄武將軍神通至大,不居諸位,而鎮北方。妙用之因,神明之契,必

有,奧旨,願釋鄙懷。

大帝遺音,告真人曰:天中北上,眾曜拱之。以匪至神,孰能鎮遏。真人乃啟.於紫微:若

有天人,志心欽仰,其於福利,有所得乎?

大帝曰:此神將,是歲每月六日、十六日、二十六日,諸天審察,十洞巡遊。及正月七日,

二月八日,三月九日,四月四日,五月五日,六月七日,七月七日,八月十三日,九月九日,十

月二十一日,十一月七日,十二月二十七日。下降人問,剪滅邪魔,驅除瘟瘧,保人慶壽,以全

天命。其有氣正心純,忠全孝盡,名書玉簡,保舉升仙。更有玄科,莫可併述。

真人稽首再拜,白紫微大帝曰:顯化之因,則聞命矣。天人欽仰玄武將軍,作何皈依?設何

方便?而得福利,幸賜一言。

大帝是時告真人曰:天地之內,能有志心,奉祀玄武。一生之內,不食腥羶,自斃毒傷厭穢

之物,及於蕊菜、大蒜、胡姜,?婬嗜慾,扶尸接產,若能斷得,方可志心。凡臨下降之辰,皆

有禎祥之慶。其夜先當澡淪身心,不汨思慮。至五更,躬然香燭,淨果棗湯,位列有三。志純于

一,稽首檮告,無願不從。然乃淨思虔誠,誦其神咒:

北方玄天,杳杳神君。億千變化,玄武靈真。騰天倒地,驅雷奔雲。隊仗千萬,掃蕩妖氛。

雷公侍從,玉女將軍。鬼神降伏,龍虎潛奔。威鎮五嶽,萬靈咸遵。鳴鐘擊鼓,游行乾坤。

收捕逆鬼,摧斬魔群。除邪輔正,道氣常臻。急急如元始上帝律令敕。

 

太陰化生,水位之精。虛危上應,龜蛇合形。盤遊九地,統攝萬靈。無幽不察,無願不成。

劫終劫始,剪伐魔精。救護群品,家國咸寧。數終末甲,妖氛流行。上帝有勁,吾故降靈。

戲揚正教,蕩邪辟兵。化洽黎兆,協贊中興。敢有小鬼,欲來現形。吾目一視,五嶽摧傾。

急急如太玄律令敕。

 

妙行真人曰:功德之妙,顯應之因。幸以竊聞,頓開迷懵。其有蠻夷之輩,愚蠢之人。耳縱

得聞,心無所信。設有果報,可示一言。

紫微大帝日:雖云愚蠢,必識炎凍。縱處蠻夷,須知苦樂。信則神魂清爽,違則禍患縈仍。

致使富乏兄孫,貧多子息,或男值兵戈而殞命,或女罹婬孕而傷生。常出入於訟庭,每沈淪於苦

海。銷磨產業,耗散資財。蓋緣自咎,故獲斯因。此神將所在,獰妖縮首,邪道遁形。是以奉之

者,福逐雲生,災隨電散。汝因懇問,吾故泄機,陳道紀於微源,使天民之巨慶。言雖簡要,欲

汝曉明。非乃至人,祕之宜也。

真人曰:妙用之理,可得一聞。

大帝曰:昔永壽元年上元之日,元始天尊於八景天宮,向五雲座上,與三十六天上帝,七十

二福地真人,無量飛天大神,無極長生大聖,金童玉女,九鳳八鸞,侍衛於輝光,羅列於左右。

八音自響,眾聖咸欣。嚴聽天尊,說至真之妙法。肅清道氣,繞無上之玄元,方妙理之研精。俄

天門之東北,七聲大震,十目齊觀,睹下界之冤魔,結衝天之穢氣。眾真默爾,大道寂然。

時,妙行真人,問所由於。元始既敷妙法,合集殊祥,是何異因,於此輒冒。可垂奧旨,以

解眾疑。

大帝曰:下元生人,皆稟至道。受氤氳之清氣,以扶衛於赤身。今以劫運將終,妖魔漸盛。

唯從邪道,不省本源。樂奉邪神,諂求餘福。昏迷沈亂,貪欲剛強。不義不仁,不忠不孝。今為

六天魔王,五府瘟曹。不以尊車,枉致傷害。或老或少,或女或男。未盡天年,徒違人世,本非

死限。故使魂孤,怨恨上衝,盤結不散。此之暴卒,實可悲哀。

妙行真人上白元始:眾真矜彼群生,何緣度之?天尊乃叩齒一通,流光萬里北方,命召太玄將軍

,剪戮眾妖,救度群品。

真人曰:不審此將,而以何緣,位鎮北方?威降下鬼,掃蕩妖氛。

大帝曰:此神未開造化,先票神靈。易號假名,度人濟物。不伐其善,不矜其能。荷其玉帝

,封為玄武。

真人曰:焉得此將,而往下方,咸度?品,免遭橫死,亡者解脫,存者康寧。

天尊以飛符,召之此將。玄武蒙詔,神兵從行。至不夜之丹墀,睹強名之大道。作禮長跪,

稽首進言:今日何緣,蒙符特召。慈顏幸睹,妙旨何歸。煉伏軒墀,俯膺令命。

天尊告曰:吾觀下界,怨氣衝天。大眾咸驚,高真矜愍。卿之往彼,汝則欽哉。玄武於是奉

命辭天,回光返照,披髮跣足,降龜躡蛇,仙仗雷奔,天丁斕衛。俄於獎欽,遍彼乾坤。剪酷毒

之妖魔,補恣橫之瘟疫。幽魂生界,苦病離痾。人鬼分離,冤家解脫。黎民安泰,國土清平。玄

武再睹天尊,具言道力。功成事遂,濁降清升。

卻返祥光,復還本位。交乾布斗,激坤指罡,上佐天關。而作咒曰:

 

太初太易,無象無形。莫知重濁,孰辯輕清。吾於混沌,分其昏明。天得以健,地得以寧。

民得以養,物得以萌。邪得以正,神得以靈。三才之內,萬類咸亨。大道既散,仁義乃興。

禮樂既作,姦邪斯行。六義或失,四民有爭。上不寬恕,下不忠貞。或魔或鬼,或妖或精。

恣橫荼毒,干擾生民。全家染患,累歲刑名。財物耗散,骨肉伶仃。性命往逝,災禍相縈。

穢雜之氣,上達天庭。天尊有命,令吾安平。有妖皆剪,無鬼不烹。瘟疫之吏,束首服膺。

鬼精滅爽,邪魔摧傾。

吾有十億烈士,五千萬兵。天上天下。從吾降升。拒吾者滅,奉吾者生。惡吾者辱,敬吾者榮。

禮吾者壽,非吾者薨。吾有此令,人鬼咸聽。急急如太玄律令攝。

 

爾時,妙行真人,無量飛天神王,真仙大?,聞是說已,踴躍作禮,讚嘆功德。祕籙琅函,

後有謫仙,傳於人世,志道之士,稽首奉行。

 

太上說玄天大聖真武本傳神咒妙經竟